禁捕期间偷偷驾船出海以命博利 非法捕捞者讲述生死经过

厢式货车门一打开,梭子蟹、枪虾、章跳鱼、小黄鱼、墨鱼、马鲛鱼……满满当当,全是野生的,透骨新鲜。

这起非法捕捞案,是今年禁渔期以来,全省所破获的涉案人员最多、海产品数量最大的案件。

在民警眼里,像老薛这样非法捕捞的船老大,为了大海里的美味,是在以命博利。

但高利润意味着高风险,他们驾驶着脆弱的玻璃钢小船夜间出没,有的人九死一生,侥幸逃回来,还有的人,迷失在大海上,再也没有回来。

他四十出头,身材魁梧,皮肤被海风吹得黝黑,在三门健跳码头一带,他的名头几乎无人不晓——13岁辍学随父亲出海打鱼,17岁就做了船老大。

“三鲳四鳓六章跳七枪虾”,对于渔民来说,这句话里面每一个数字,代表一种海洋渔获出产的旺季月份,而老薛懂的,可远远不止这些。

他对每片海域都很熟悉,想要什么样的海鲜,就会到特定海域,一网下去,几乎全是自己需要的鱼虾种类;他身怀多种“绝技”,不用任何导航仪器,在茫茫大海里,凭洋流动向,就能找到几天前迷失的渔网浮标。

禁渔期刚开始,老薛就摩拳擦掌,想在6月章跳鱼的旺季,多捞几网。无奈,那段时间风声实在太紧,海上执法船正在严查,他不敢贸然出海,他的算盘只能落空了,因为过了6月,章跳鱼产完卵,就会洄游到深海。

他花了4万元,偷偷买来一艘玻璃钢小船,长不足10米、宽不足2米,还了花5万元改装它,加装了两台大马力发动机。

健跳港口“重兵”把守,人多嘴杂,反侦查能力极强的老薛,选择一小时车程之外的宁海县明港镇一个偏僻的海边小码头作为出海地点,他把改装好的小船藏在那里。

7月10日一大早,他和小舅子林某开着厢式小货车去了趟象山,买回了地笼网。下午,他们直奔小码头,开着玻璃钢小船,赶赴预定海域撒下了网。

两天后的7月12日下午,老薛叫来4个男子,再次出海。出发之前,他的姑父姑妈陈某夫妇,用货车运来大量的冰块和泡沫箱。

现场设伏的三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林钢判断,盗捕者得手了,下一步就是渔获。他装作普通渔民,在海边散步,盗猎船只越行越远,最后化为海面上如萤火虫般的微光。

满船的渔获,被搬到海边一个院落里,根据客户需求,每一只海鲜会被按数量个头种类,分类分级别打包装箱。

陈某夫妇负责这批海鲜的地下销售,在三门健跳港码头,他俩多年从事海鲜买卖。

这些海鲜,经过陈某夫妇的二次加价,会流向台州、宁波等地一些海鲜酒楼。最后到消费者嘴里,会涨到三倍以上的价格。

凌晨5点,车队赶到甬台温沿海高速健跳路口,收费站里,三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叶未捷率民警冲出来,拦下了车队。

叶某有气无力地说,他嫌打工辛苦工资低,听说海上捕鱼每月工资好几万元,于是辞掉工作出海打工。

当晚,叶某随林某出海,他被海浪“弄”得晕头转向,上吐下泻,一人躺在船舱里,昏昏沉沉睡了很久,醒来时,船已停靠码头了。

回想起这次出海,叶某说,自己再也不想出海了,宁愿在厂里挣几千元工资,至少吃得香睡得稳。

他招供说,在海上起网时,一个个巨浪打来,小玻璃钢船好几次差点被浪掀翻,“唉,这种生不如死的海上作业,给我10万一个月也不干了!”

老王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他回忆起当天的情形说:“非法捕捞,就意味着一只脚踩进了棺材里。”

那天晚上,他开着小渔船去深海捕捞,大浪一个接着一个,是那种很可怕的涌浪,小渔船在浪尖上跳跃,一个巨浪来,船就沉了,他赶紧用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叫人来救援。

“我在水里挣扎了很久,正绝望的时候,身边刚好漂过一个高压锅,我赶紧抱住当救生圈用。”不知漂了多久,天际线处有个小岛的影子,他拼命朝那里游过去,结果一个大浪打过来,又把他打回深海。

“我不敢再游了,怕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不能自救”,老王说,“我想起家里还有儿子和女儿,他们正等着我回家,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要活下去,就这样,我在海里漂着,又饥又渴,更不敢睡着,怕一松手,高压锅就漂远了。”

民警林钢说,其实,许多遇到险情的盗捕者和老王一样,很难在大海上通过定位找到。

他们大多数人,用来偷捕的渔船都是三无渔船,为了躲避抓捕根本不安装北斗GPS导航系统。

这样的渔船,防风浪等级远远不够,一个大浪就能轻易掀翻,而没有定位,迷失在茫茫海上,很难再找到。

“三门湾,金银滩”,三门是“中国小海鲜之乡”,渔业资源很丰富,禁渔期盗捕一直是警方的严打对象。

根据三门县公安局通报,禁渔期以来,三门县开展了雷霆行动,由公安局牵头,农业农村局、市场监督局、海事等部门共同参与。

禁渔期以来,三门警方成功侦破涉渔刑事案件7起,团伙6起,刑事打击20人,其中刑拘16人,取保2人,已移送起诉2人;查获各类鱼饵料22车10万多公斤;斩断了从苍南到三门、宁海到三门、象山到三门、三门到临海的买卖通道。

其中,以薛某为首的产销一条龙非法海上捕捞团伙被摧毁后,台博利健跳一带海上非法捕捞等违法犯罪行为销声匿迹。

办案民警说,2017年,浙江海洋渔业部门曾出台过文件,对没收的渔获物处置做出指导意见。

处置原则是,渔获物属于“易变质、不宜长期保存的鲜活商品”,对没收渔获物的处置,原则上依据《浙江省罚没财物、追回赃款赃物和无主财物管理暂行办法》第五条第(九)项,渔业执法机关“可以及时处理,变价款上缴财政;经同级财政同意执法机关也可无偿调拨给社会福利机构”。

“比如活体渔获物,如蟹类,以及海龟等水生野生保护动物,应尽量现场及时放生。

“而水生野生保护动物尸体,可交由科研院校、博物馆等公立机构从事科学研究或制作标本,但禁止商业用途。”

来源:都市快报作者: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陈谊 郑林钧 林利军编辑:高婷婷责任编辑:方志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ntolmagazine.com/,博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